干部谈读书:读书让心地“宽绰洁净” 文章所属栏目:机关文化

干部谈读书:读书让心地“宽绰洁净”

作者:陈伟光信息来源: 暂无 发布日期: 2015-10-10 浏览次数:

人若不读书,闲来生是非,遇事易浮躁,处逆境不快乐,处顺境也不快乐。“凡喜怒哀乐、劳苦恐惧之事,只以五官四肢应之,中间有方寸之地,常时空空洞洞、朗朗惺惺,决不令之入,所以此地常觉宽绰洁净。”这段话大意是说,人生难免各种境遇,从容应对就是了,不为得失沉浮所困,保持心地清净敞亮。这便是清康熙朝重臣张英所谓“安心之法”。

“一纸书来只为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。长城万里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”后世传为美谈的“六尺巷”,故事的主角就是张英。“一门之内,祖父子孙先后相继入南书房,自康熙至乾隆,经数十年之久,此他氏所未有也。”张氏家族从张英开始人才辈出,12人位列翰林,次子张廷玉在康、雍、乾三朝为相20多年,是清代前期最知名的重臣。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书,生命经过淬炼就是精彩篇章。但只有少数人写出了书,更少的人写出了精彩。张英的《聪训斋语》、张廷玉的《澄怀园语》堪称当中佼佼者。清代名臣曾国藩论及《聪训斋语》,“句句皆吾肺腑所欲言”,命子侄人各一本“细心省览”。清代学者沈树德论《澄怀园语》,“皆圣贤精实切至之语”,修齐治平之道。

近读张氏《父子宰相家训》,如饮消夏凉茶。《聪训斋语》颇类杂感集,长则千言,短则二三百字,举或交友处世、种树莳花等等,皆随意之所动、心之所悟,信手拈来便成妙章。《澄怀园语》则如炉边闲谈,前朝掌故、正史野闻,娓娓道来,句句不离修身、持家、节用、读书、择友等主旨,偶有引申则务求精简。读《聪训斋语》,则明白张英何以有“让他三尺又何妨”的胸襟,从而成就“六尺巷”美谈了,因为他占了一个“谦”字。读《澄怀园语》,则明白张廷玉何以侍奉三朝而终身荣显,处事百端却鲜有差池,因为他占了一个“谨”字。

为德之本,要在“谦让”。“终身让路,不失尺寸。”张英说,君子敬小慎微,凡事须从小处着力,受得小气则不致受大气,吃得小亏则不致吃大亏;终身失便宜,便是终身得便宜;以上对下态度尤须温和,让对方感受到尊重,仿佛得到实惠一般。得益于谦让,张氏父子仕途顺利,虽位高权重而少有政敌。

为人之道,要在“知足”。张英说:“富贵贫贱,总难称意,知足即为称意。”他官居相位,赐有府第,而只当是客栈,不添半砖片瓦。并且一再告诫子孙,富贵乡实是可危可虑、难处难全之地,切不可安逸自喜。张廷玉“时存知足之心,切凛高危之戒”,他平生登山游观只至半山,入寺登塔亦止于一二层,绝不登峰蹑顶。居官自警如此,足可为后世范。

为官之道,要在“吃苦”:“做官都是苦事,为官原是苦人。官职高一步,责任便大一步,忧勤便增一步。”张廷玉说,他久居中枢,受恩愈深,责任愈重,虽废寝忘餐犹恐办事不当。“奉职惟以公正自守,毁誉在所不计。盖毁誉皆出于私心,我不肯徇人之私,则宁受人毁。”时移世变,当今为官,职在为民办事,而有守有为、尽忠尽职的本质要求并没有变。

张英说,“书卷乃养心第一妙物”。前贤文集无不是呕心沥血而出,精神识见尽在其中。读古圣先贤书而明世间理,德性温和,行事循矩,即便无功名亦恬然自处。人若不读书,闲来生是非,遇事易浮躁,处逆境不快乐,处顺境也不快乐。读书养品,书香雅家,古今同为时尚。